故宮兩幅詭異的古畫!一幅越看越害怕,一幅把「猛虎」畫成了「病貓」

畫家們的思維有時候總是異于常人,歷史上有不少畫家都畫過一些奇怪的畫,在故宮裡就藏著兩幅很詭異的畫,一幅是《骷髏幻戲圖》,還有一幅就是《蜂虎圖》。

為什麼說這兩幅畫很詭異呢?因為這兩幅畫描繪的場景都很奇怪,一幅畫越看越可怕,而另一幅把猛虎畫成了病貓,可以說這兩幅畫實在詭異,用前所未見來形容也一點不為過,這兩幅畫看第一眼就會覺得怪異,但放大之後再看是真絕。

我們先來看這幅《骷髏幻戲圖》,這幅畫是南宋著名畫家李嵩的作品,距今已經有800多年歷史,畫面的內容也很奇怪、詭異。

畫面表現的是一位木偶表演藝人拖家帶口在街頭表演的場景,百科知識記載說這幅畫表現的是婦女兒童歡樂和諧的生活場景,但有不少人卻覺得這幅畫越看越害怕,為什麼這麼說呢?

這幅畫描繪的場景就讓人感到有些不寒而慄,因為骷髏竟然和人同時出現在畫面裡,整個畫面描繪了兩名婦女、一個兒童和一大一小兩個骷髏,接下來我們把畫面放大仔細觀察:

在城牆角落裡,一名婦女懷抱著嬰兒正在哺乳,她旁邊是一個穿著透明紗衣、頭戴紗帽的大骷髏,這個大骷髏盤坐在地上,手裡拿著一個提線木偶正在表演。

仔細一看,這個木偶竟然也是個小骷髏,在大骷髏的控制下,小骷髏右腳著地,左腳抬起,它不僅抬起了雙臂還張開了嘴,似乎在說著什麼,這也太詭異了吧。

畫面右邊這個兒童還不會走路,此時他正趴在地上,只見他抬起頭還伸出手臂,準備去抓那個小骷髏,他似乎她身後的婦女好像正在阻止他,這就更詭異了。

三個人竟然和兩個骷髏生活在一起,這個場景已經夠可怕了,可怕的是她們竟然一點也不怕這兩個骷髏,他們簡直就像一家人一樣和諧,這的確令人感到不可思議!

這幅畫非常生動,畫面細節也很豐富,無論是人物還是骷髏都刻畫得栩栩如生,但整個畫面看起來卻很詭異,白天看這幅畫還好,要是在晚上看這幅畫,肯定會越看越可怕,那這幅畫究竟想表現什麼呢?

如果把畫面從中間一分為二,可以看到左邊是死,右邊是生,左邊一大一小兩個骷髏其實對應的它們身後的母子,右邊則表現的是生以及生之欲。

原來在宋元時期,骷髏是一種很常見的、關于人的諧謔式隱喻,李嵩對佛道思想深有研究,其實他是想用這幅畫表現生死轉化和因果輪回,道家的齊物、樂死,佛家的寂滅、涅檗,才是這幅畫的創作靈感和來源。

接下來我們再看這幅《蜂虎圖》,這幅畫是清代著名畫家華岩的代表作之一,這幅畫看起來不僅很詭異,而且也相當滑稽、有趣。

老虎是一種高大威猛的動物,在中國傳統文化中,老虎是百獸之王,同時也象徵著雄偉、強盛,人們經常用「龍騰虎躍」、「虎背熊腰」、「虎虎生威」來形容很有氣勢的人。

但在這幅《蜂虎圖》裡,猛虎卻被華岩畫成了病貓,這只老虎看起來垂頭喪氣、威風盡失,只見它蜷縮著身子,腦袋低垂,樣子完全就像一隻病貓,它的樣子看起來詭異又滑稽,是什麼讓一隻猛虎變成了這樣?

把畫面放大一看,原來這只猛虎之所以變成了病貓,是因為右上角這只野蜂!(見下圖)看樣子它被這只野蜂蟄得不輕,所以才變得這麼害怕,要麼它經常被野蜂蟄,一看見野蜂就嚇得抱頭縮腰,趕快逃跑。

雖然這只老虎被畫成了病貓,但仍然可見華岩深厚的藝術造詣,這只老虎猥瑣的狀態被他表現得活靈活現,生動至極,但華岩為什麼會把一頭猛虎畫成這副猥瑣樣呢?

原來華岩從小學畫,山水花鳥幾乎無一不精,後來家道中落,背井離鄉四處漂泊,儘管他飽讀詩書,又畫得一手好畫,但他一生都活在貧困和動盪之中,內心深處的失落可想而知,而這幅 《蜂虎圖》表現的就是華岩內心的酸楚和無奈。

華岩畫像

其實繪畫作品不單單是描繪某種具體的內容,這兩幅古畫分別體現出畫家對生死輪回、對人生的感悟,李嵩和華岩把自己對人生的認知、體會和情感全都融進了畫中,再加上畫面獨特的內容和生動的技法,才創作了這兩幅詭異又有趣的作品,可以說這兩幅畫完全稱得上傳世精品。

看了這兩幅古畫,不知網友們有什麼感受?歡迎大家發表自己的看法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