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代畫家留下《獨釣寒江雪》圖,放大10倍,發現「魚釣」是現代的

五千多年的歷史,孕育了無數的文物,而在這些文化中,書法古畫無疑是最為珍貴的文物之一。一幅古畫,代表的不僅是畫作主人的繪畫功底,還暗藏著畫家的思想和精神,以及時代的烙印,對后世來說,一幅保存完整的古畫,是極為珍貴的。有些古畫是鴻篇巨制,比如說張擇端的《清明上河圖》;也有的古畫用色巧妙,比如說王希孟的《千里江山圖》。這些畫作在創作的時候,就極其花費心思,所以能夠名垂千古,但有沒有想過,一幅空白的畫面上,只有寥寥的幾處景物,也能夠成為流傳千古的佳作?

古代出現了很多的奇人,他們出現在各個領域,而在古代的畫壇中,這樣的人也比比皆是。有的人畫風景,有的人畫生活,也有的人只是寥寥幾筆,就給后人留下了無限的空白,無限的想象空間。

宋代《獨釣寒江雪》

「孤舟蓑笠翁,獨釣寒江雪」,《江雪》中的這兩句詩,給人營造出別樣的意境,一葉孤舟,一個披著蓑笠的老翁,獨自在江中釣魚,僅僅是從兩句詩中,就能夠感覺到其中透露出的孤獨。在讀這兩句詩的時候,我們就已經在腦海中想象出了那個畫面,但要真的將它畫出來,我想,很難有人做到。很多畫家都以其為題,創作過畫作,也不是說畫家的技術不好,而是少了點味道,最特別的那一幅,是宋代馬遠的畫作。也只有馬遠的這一幅《獨釣寒江雪》,名氣最盛。

其他人在創作《獨釣寒江雪》的時候,或多或少的會加入其他的背景,近代著名畫家張大千的《獨釣寒江雪》,有山有水,還有岸邊的草叢。明代畫家吳偉的畫,有怪異的枯樹,老翁的小船上還有一個婦人,說起來,這兩幅畫,一幅是將整首詩畫了上去,一幅是算不上孤獨。只有馬遠的那一副畫,一艘小船,一個垂釣的人,船上還有一件蓑衣,畫面中唯有祈福的水波紋,是動的。整幅畫除了這些東西,就沒有其他的物件或是景物了,單調,卻也是真正的「獨釣寒江雪」。

宋代馬遠

馬遠是南宋四大家之一,出生于書畫世家,祖上都是拿著俸祿吃飯的人,在這樣藝術氛圍的烘托之下,馬遠也成為了一名畫家。眾所周知,南宋朝廷是尚文的,所以朝廷中并不缺乏會寫詩作畫的人,而在這樣人才濟濟的南宋朝廷之中,能夠世世代代為畫院侍詔,可見其繪畫水平何等的優秀。馬遠的繪畫風格為留白,在大片的畫面上,只占用的小小的空間來作畫,以此引起人們的無限遐想,所以馬遠也被稱為「馬一角」。大片的留白,展現宏大的場面,從《獨釣寒江雪》這幅畫中,就能看出馬遠的創作風格。

放大10倍,意想不到

這幅畫之所以能夠成為一幅千古名畫,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在放大了10倍之后,人們有了意想不到的發現。有的人說,一個老頭釣魚,就被人吹噓得這麼厲害?其實不然,放大之后,我們發現,「魚釣」居然是現代的,這個南宋畫作中的魚竿,是轉輪式的。八九百年前的南宋,就已經用上了現代人的魚竿,可想而知,在南宋的時候,我國的科技水平也相當的發達,這個發現也給我們研究南宋的歷史提供了重要依據。所以說,小小的細節決定成敗,一個魚竿,大片的留白,也成就了一幅千年古畫。


用戶評論